【 .】,精彩免费!

黄少伤惊慌失措地走了,大概他一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遇见飞鹰圣使吧。

看起来好像长宁七君子的威名挺大,但在真正厉害的人面前,他却连个屁都算不上。

帐内只剩下三个人了,竹青青面露开心之色。

七羽鼻梁挺拔,眉目如碧波湖水般清澈,可言语却又像冬日冷刃般凌厉。

随后,便见七羽甩出一个腰牌扔到李凌面前。

那腰牌上写着一行字。

炎明王朝飞鹰卫,金鹰同知!

竹青青见到这个腰牌之后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金鹰同知,岂不是说与金鹰使的地位等同?”

凡是在炎明王朝任职,便知道在七羽之下共有九位坐镇九州的金鹰使。

这些金鹰使无一不是坐镇一方的高手,连九大紫府门派都要善待他们。

气质轻熟人妻的居家写真

所谓的金鹰同知,意思就是等同于金鹰使的地位,只是暂时没有位置所以暂领等同官衔。

一旦有某个金鹰使退位,那么李凌就会立马补缺成为新的金鹰使。

如此尊崇的职位,那是多少人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

七羽知道李凌是个人才,她也知道李凌这种人应该好好笼络一番。

若是李凌未来能在飞鹰卫发光发热,那便是她深耕的造化。

不过李凌对那官职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他只对腰牌感兴趣。

经过探索,李凌发现这腰牌竟然是用破阵紫金铸造,天生便带有一种破阵的属性。

“除了九大紫府掌门亲自布置的阵法,遇到其余的阵法只需亮出这块腰牌便可破阵。”

飞鹰卫果然不愧为天子亲卫,就连一个腰牌都能做得如此财大气粗。

大凡各路门派都会设置护山剑阵,可是在腰牌面前,只需一道灵力便可将其破掉。

这也是飞鹰卫的威严,其他的衙门可没有这个殊荣。

尽管对官职不感兴趣,但这块腰牌李凌还是比较喜欢的。

“后日去京城的卫所报道,以后便在我身边做近卫吧。”

这是七羽给李凌下达的命令。

可是七羽似乎忘记了,李凌压根就没有同意过。

“我何时答应要去卫所了?”

此话一出,七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竹青青眼见不妙,赶紧劝道:“总教习瞎说什么呢!”

“七姐姐别动怒,他只是刚才与黄少伤争吵有些脾气不好。”

然而七羽已然不悦。

七羽冷艳道:“我身为天子近臣,就连宰相、大将军也不会这样对我讲话。”

“怕是这九州大地,能拒绝我的人,不超过五个。”

李凌冷笑:“那我便是第六个。”

“总教习疯了吗!”

竹青青不论怎么想都想不到李凌竟然敢对七羽出言不逊。

这可是在炎明王朝能被称为擎天之柱的人物,与她不善岂不是自讨苦吃。

本以为七羽会勃然大怒。

岂料她竟然笑了起来!

“哈哈,我遍历天下,倒是也没见到这等狂徒,真以为治好了我的伤便有狂傲的资本了么。”

竹青青很不理解,为何李凌不能见好就收呢。

给飞鹰圣使疗伤成功,又获得了金鹰同知的官职,今后再去京城飞鹰卫发展,不论怎么看都是一条康庄大道。

那李凌为何偏偏在此刻要强?

尽管竹青青知道李凌有些桀骜不驯,但也绝对不相信他应该在七羽面前如此。

“小伙子,十六岁成为脉境宗师,训练了天刺大营的将士,被封为天刺候,又是江湖上的李大师。”

“是,如何?”

七羽笑道:“按理说,人生到了这份上,本应是人中龙凤,也应该有狂傲的资本。”

“但是,这天下远比眼中的方寸要宽广许多。”

“我见过太多年少成名的天才,炎明王朝像这样的天才也并非凤毛麟角。”

“京城的世家子,各路王爷的王子,九大紫府的门派亲传以及在野高手的高徒,他们无一不是拥有这种能力。”

“便是十一、二岁的真境真人我也见过。”

越是听七羽讲话竹青青就越是颤抖,她以前哪里知道九州大地上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天才呢。

可七羽继续讲道。

“然而,如此,也只是微末而已。”

“小悦,进来!”

随着七羽一句话,帐外便走进一个身穿飞鹰锦衣的姑娘,这姑娘看起来比李凌还要小一些

,可眉宇中却是一股肃杀之气。

“圣使大人,请吩咐!”

小悦英姿挺拔,气质上简直是比那些大家闺秀还要傲然。

“小悦,说说这十几年来的修为长进。”

“是。”

小悦行礼之后,便开口说道:“小悦三岁习武,七岁内劲外放,八岁又修奇术,十岁问鼎双料宗师,如今小悦已经十五,蒙圣使大人指教,忝为真境真人。”

啪。

听闻此言,竹青青已经吓得坐在了地上。

这是啥?

这简直就是天才啊!

按理说如果江湖上一旦出现这种天才,那简直就是九州轰动的消息。

可他们竹家却连听都没听说过。

像小悦这种人,不管放到哪里都是被当成宝贝一样养着。

然而,此刻她却也只是七羽的侍女而已。

十五岁的真境真人,谁敢小看?

什么是天才,在小悦面前谁还敢说自己是天才?

七羽则很是随意地说着:“我身边这样的侍女,多如牛毛,以为比她们如何?”

就这样的天才,七羽竟然还说身边多如牛毛。

那么飞鹰卫到底是多么强悍的一个组织!

虽说竹青青早就耳闻飞鹰卫的强悍,可如今亲眼得见时,才发觉自己以前的想象力还是不够宏大。

面对七羽的嘲问,竹青青料想李凌该服气了吧。

是啊,人家的侍女都这么厉害,那七羽本人该有多厉害呢。

没想到李凌不但没有面露欣喜惊讶之色,反倒是笑了。

“看似天才,可修为却也不过是留在了真境,不得再进分毫。”

突然,七羽和小悦皆是惊讶。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李凌竟然能看得出来!

其实李凌在小悦进帐的那一刻李凌便看出来了。

这个小悦确实是真境修为不假,可却是在修炼时折损了自身的潜力和寿元作为代价。

真境真人确实很强大,然而利用这种法子修成真人,以后的上限便真的只能如此了。

“知道在说什么么?”七羽脸色阴沉地问道。李凌回答:“我这还有损耗九成潜力让人十岁以前就迈入真境的功法,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