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审讯室的监控。”

林夏道:“我仔细看过审讯室被破坏的监控,以其毁坏的程度来看,属于整体损坏,无法修复,有点像是被刻意破坏,不像被殃及池鱼导致的损伤。”厽厼

噢?

王直还没去看监控。

但他知道刻意破坏和被波及损坏的区别,前者属于整体破坏,几乎不可修复,但后者往往只是被破坏一小部分,有一定的修复可能性。

林夏道:“对比其它地方被破坏的监控,无可否认审讯室的战斗最剧烈,但过道同样不相逊色,然而过道的两个监控,虽然都有不同程度损坏,但和审讯室的监控相比,损坏程度差很多。”

王直点点头。

如果确实如林夏所说,其中无疑有猫腻。

显然来袭的原能者,似乎不想被人知道些什么。

样貌吗?

身材?

还是天赋,施展的原力技?

清纯活泼萝莉诱惑家中自拍照

都不像。

因为整个军区监控上百,虽然戴着面具,穿着战衣,就算他们再怎么隐瞒,能看到的依然能看到,能发现的依然会被发现,不差审讯室那么一个监控。

审讯室监控与其它地方监控也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不同点是——

月桂。

“你继续说。”

王直若有所思。

“第三,也是我觉得最大的疑惑。”

林夏抬起头,美眸紧盯着王直:“月桂的死,有蹊跷。”

“她的死因是心脉断绝。”

“死于非凡原能者的一拳,就算被封了战力,她的身体强度依然是非凡原能者,就算防御骤降,但……”林夏犹豫了一下:“我总觉得这一拳,可能重创月桂,但不至于将她杀死。”

王直沉吟:“你有发现其它致命伤吗?”

林夏摇头:“暂时没有。”

王直道:“等法医的调查报告吧。”

“不过我在摸她身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针孔。”林夏看着王直。

“毒女?”

林夏摇头:“不像。”

“医美?”

林夏想了想,“不确定。”

“明白。”

王直心中有数。

他也找出一些疑点,和林夏的发现相得益彰,这些看起来都只是小细节,但一个一个细枝末节连起来,就不像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月桂的死,有古怪!

不行!

我也得去摸一摸!

……

王直的合理要求被无情地拒绝了。

这制度不行啊!

竟然不相信他纯洁的人品。

不过有林夏的描述,包括形状大小王直都了如指掌,摸与不摸也没啥太大区别,问了邢燕一些关键性的问题,王直随后进入监控室。

查监控录像!

百闻不如一见。

虽然审讯室的监控被破坏,但军区其它地方的监控仍完好无损,奇袭军区的十几个原能者从进入军区到杀入审讯室,每一个行动都能清晰看到。

关键的两个监控没有。

审讯室的被破坏,过道的监控技术人员正在抢修。

不过其它地方的监控记录,已经能看到许多盲点。

尤其是当你认定他是有古怪时,你会发现很多地方满是纰漏。

比如领头的原能者对蓉城军区了如指掌。

自己进入军区已经第二天,很多地方都没摸清,但奇袭的原能者不同,他们熟门熟路,进入军区后直杀审讯室,像开了地图一样。

如果说这是他们事先做过调查,可以。

但为什么军区五个审讯室,他们第一个进的——

就是月桂所在?

月桂能发出超声波,有神秘接头暗号?

有内鬼啊!

而且还是高级内鬼。

不但知道月桂被关在哪个审讯室,甚至能‘看’到洛队长行踪。

蓉城军区被摸得透透的,时间卡得这么准,就在洛队长稍稍离开军区的不到半小时里行动,行动如风,鬼魅无踪,快速完成任务,比军区的特别行动队还利索。

“王直,有发现什么吗?”蔡睿怡靠近王直,红润的脸庞看起来很让人亲近。

“有内鬼。”王直道。

“啊?”

蔡睿怡轻诧地掩着小嘴。

姐。

你戏真差。

蔡睿怡的反应也更进一步让王直确信自己猜测没错,她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知道内鬼是谁吗?”蔡睿怡美眸闪烁。

“知道。”

王直看着蔡睿怡瞬间放大的瞳孔,满是渴望和求知,就知道她现在和自己一样没有目标。

“也不告诉你。”

“王直!”蔡睿怡嗔怒。

“别忘了我们是竞争关系。”

王直笑笑。

随即起身离开。

开玩笑。

我是这么一点蝇头小利就会把情报给你的臭男人吗?

除非甜蜜复制。

……

从监控室出来,和林夏又商讨了一下。

时间很快来到中午。

朝天椒三队从山城赶了回来,协助朝天椒二队追捕凶徒,但线索有限,王直并不看好,而且就算抓到其实用处也不大。

月桂的死,已是事实。

很明显,她知道川蜀黑盗一些内容,所以被灭了口。

哎。

女人。

真是派大无脑。

像纪筱雪那样不好吗?

黄金二十四小时。

王直抓紧一切线索调查,渐渐理清一点头绪,他知道的信息其实是众人中最多的,虽然没经历过审讯室激战,但他有许多额外的信息,从而拓展相连。

这些都是可以肯定的既定线索。

无论朝天椒队还是蔡睿怡队,都不具备这一些。

法医报告出来。

确实是因为心脉断绝而死,但却多了‘疑似’两字。

报告有提及针孔,怀疑是在战斗时留下的,作用未知。

“呼~~”

王直轻吁一口气。

看着整理好的资料,望着对面正埋头记录的林夏,轻道:“辛苦了。”

“这是我该做的。”

林夏颔首:“确定是他吗?”

“嗯。”

“会一会就知道了。”

“好。”

……

月黑风高。

微风习习吹过,仍有余韵。

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从军区中走出,士兵们恭敬行礼。

然而……

军区门前的大树下,两道身影早已在等待。

“去哪啊,罗伯特少尉?”

王直微笑地打招呼,皎洁的月光落在他手插口袋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帅气,让身旁的林夏都有些恍惚。

“又或者说,我该称呼你为——”

“rabbit少尉?”

“玉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