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白了,这座城乃属万族所创,没有谁有权利独霸此城,一旦有人敢在此称霸,作威作福,必然会遭到上万个不同种族的打压!更进一步的来说,这祥岳城其实也就是在这铜州之中的一座贸易之城,乃是提供给栖息在这铜州天地中,所有人的一个交易平台,他们在这里可自由交换物品,各取所需!看到最后,苏昊不禁眉头微微一蹙,因为他在那石碑最下方,看到了两行十分特别的记载:阴阳古门不可攀!玉血莫氏万莫招!很明显,这两句话的意思是,所在这铜州中的阴阳门,与莫氏家族,乃是这铜州中非常强大的存在,不然的话,也不会刻意留下这么两句话来。

“我还是先找个地方,问问阴阳那家伙先。”

为稳妥起见,苏昊倒也没着急去找人询问,那阴阳门的所在具体位置,因为他现在也并不知道,那被关押在监狱中的阴阳,是否就是这阴阳门中的始祖?

如果这个被关押在监狱中的阴阳,并非是阴阳门的始祖,那他就这样跑到人家门派里面去,岂不是很尴尬么?

当下,苏昊便来到了祥岳城外,一处人流较少之地,就此盘坐了下来,且以意念进入了混沌监狱……如今没有了血魔的存在,监狱中的气氛,也是略显得有那么几分冷淡。

因为之前苏昊步入监狱大门之际,总会听到血魔那一连窜的马屁声……不过苏昊倒也没有多想什么,在进入长廊的同时,他也是随手将一些上次在君州皇城所购的仙药、仙王大药,乃至圣药从麻袋中取了部分出来,分别分配给了荒齐、鲁西二人一些。

“多谢牢头了!”

二人接过大药,别提有多开心。

要知道,天符大帝荒齐,以及时空大帝鲁西,他们都是需要元力来恢复自身伤势的。

苏昊点了点头,没做多言,接着便径直地来到了,阴阳所在的19号牢笼门前。

“见过牢头!”

眼见苏昊前来,阴阳急忙便站起了身来,且主动抱拳给苏昊行了一礼。

清纯白色婚纱美女桃花下灿烂写真

阴阳脸颊虽生的阴森诡异,但此刻却不难让人看出,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比皆一开始苏昊见到他时好太多了,至少他能站立起来了,而且就是谈吐之时的男女混合之声,都洪亮了许多。

当然,即便如此,此刻阴阳的生命还是存在着巨大危险的,因为上一次他在君州城中所吸取的天阳晶精华,根本就不足以让他的伤势彻底所有好转。

若想得到本源恢复,他还需要大量的极阴之物来供给。

不过好在他现在的生命力,比皆之前延长了不少。

“无须多礼。”

苏昊摆了摆手,随即道:“我想问你一件事,也不知道你能否想得起来?”

“还请牢头明说。”

“你可否还记得,你昔年在这圣界中创立过什么门派之类的?”

苏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闻言,只见阴阳眉头一蹙,好似在极力地思忖着什么,好片刻后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像有过,不过印象不是很深了。”

“还真有?”

苏昊心头一喜,急忙追问道:“那你在仔细想想,是不是叫阴阳门?”

“对……就叫阴阳门!”

阴阳就好似突然想到些什么,随即又道:“而且我还记得,我有一个名叫牧博易的弟子。

牢头不会是遇到阴阳门的人了?”

阴阳的神色显得有些不可置信,就是他都不敢去想象,自己曾在断古时期所建立的阴阳门,还会尚存于世间。

“并未遇到,但我却听闻阴阳门的确存在,而且这一门的人所修之道,与你极其相似,所以我便来问问你。”

苏昊坦言,且笑道:“而且我也在想,如果那阴阳门当真是你当年创立的,我现在便去哪里落个脚,暂时先避避外界风头。

而最关键的是,你所需要的养料也不用愁了。”

“在这苍茫道域中,能以阴阳二气入道者,除了我之外,便是我那徒儿牧博易了。”

只见阴阳神色略显激动地说道:“如果阴阳门当真如同牢头所言,尚存于世的话,那极有可能就是我那弟子传承下来的。

真是没想到啊,我阴阳的弟子,还会存在当世,并且还将阴阳门传承了下来啊!”

“这下你有救了!”

不禁阴阳很激动,此刻就是苏昊都异常激动与开心,因为他现在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确认,这隐世于铜州无尽岁月的阴阳门,正是阴阳昔年在断古时代中所创立的门派。

想他现在就要带着这尊阴阳门中,消失了亿古岁月之久的始祖回去,可想阴阳门的人再见到他之后,会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

又会以怎样的至高礼仪待他?

最关键的是,阴阳日后所需要的养料,肯定也不用让他发愁了啊!“真是苍天开眼呐!”

阴阳感叹莫名,心中别提有多开心,有多欣慰了,甚至还有那么些许骄傲之感。

想这无尽岁月过去,一次又一次地劫难降世于道域,但他阴阳门却是传承了下来,这又岂能不让阴阳感慨啊?

“等到了阴阳门时,我便放你出来认亲去,你就坐等我的好消息吧!”

苏昊笑道,旋即便要收回意念,心头都有点迫不及待前往阴阳门了。

“牢头、还且慢走!”

然而就在这时,昏暗的长廊中,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而又沙哑的男子之声。

确切地来说,这阵声音是从阴阳牢笼的斜对面,第20号牢笼中传出来的!苏昊心头不禁一惊,当下便转过了身来,将目光扫向了20号牢笼内部。

可见在那昏暗的牢笼中,站立着一道魁梧而又挺拔,且身披一件破烂黑斗篷的身影!透过兜帽仔细望去之际,苏昊背心里的汗毛,都不禁倒立了起来,甚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竟是一名生有一颗银色骷髅头的大块头!简单来说,眼前这尊生灵,肉身尚在,而且十分健壮挺拔,肌肉扎实宛若虬龙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