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所站的位置不同,视野就不一样,能看到的风景也不同。

“加西亚,雷恩发什么疯,为什么突然让我们收拾行李,准备马车?”

小寡妇医院的街道转角处,苏珊娜背着个红色旅行包,手上还提着两个挎包,一脸不解地询问加西亚。

两架小型载人马车一前一后放置在街道一侧,加西亚正拿着草料和水在喂马。

他脸上同样很茫然,语气不确地说:“老板似乎急于离开香橙镇。给我一种,现在不走,就再也跑不了的感觉,就好像,在准备……”

“准备逃命!”

苏珊娜小声惊呼,望着天边血红的夕阳和那一层似燃烧着的晚霞。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抚摸了一下骏马的鬃毛,加西亚给自己点了一支香烟,皱眉道:“也不对,在决定去找希格之后,他才变得急迫起来。”

“他想招揽希格,这似乎是他临时起意,可招揽希格和马上离开香橙镇有什么联系?

真是的,一句解释也没有,他是不是在故意卖关子?”

晴空之下甜美女生套图

苏珊娜黛眉轻蹙,把背后的大旅行包放进马车车厢内,抱怨着。

雷恩突然说今晚就得离开,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她可是香橙镇本地人,在这有房子,行李很多。

加西亚吐出一口烟圈,无奈地摊摊手:“谁知道老板怎么想?我可不觉得他在故弄玄虚。

别忘了,他是怎么弄死鬼手的。”

加西亚不是平原本地人,他来自迪拉莫市旁边的一个小镇,那里已经出了平原的范围。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并没有讨论出一个所以然,苏珊娜抬头望着小寡妇医院二楼的某扇窗户,那里是雷恩的办公室。

此刻,办公室内,希格正满头大汗地坐在木椅子上,神色纠结,手指不停地在膝盖上摩挲。

雷恩则负手站在窗户前,注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语气悠然:“考虑好了?”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希格沉声反问道:“你没有骗我?”

“难道我雷恩大师会骗你?答不答应给个话,你要是拒绝,我可不用这么赶时间。

完可以吃着火锅唱着歌,悠哉游哉的去往迪拉莫市,哪像现在,和逃命似的。”

轻哼一声,雷恩撇撇嘴,有点不耐烦地说。

好言难劝该死鬼,要不是看对方是个人才,手下又正缺人,他才懒得浪费口舌。

苏珊娜和加西亚实力还是弱了点,招揽希格其实是临时起意,他要不答应,雷恩也不强求。

深吸了一口气,希格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去迪拉莫市后,看情况是否如你所料,之后才做决定。”

雷恩微微一笑,摆摆手:

“没问题,你有两个时辰处理斧头帮的事,我已经说了,除了闻西,我看不上其他歪瓜裂枣。”

希格闻言叹了口气,斧头帮根基太浅,帮中还真没什么人才,也就闻西这个二阶格斗士还算天赋不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天空中繁星点点,硕大的月轮悬挂在天际。

街道上,希格提着大包小包,打量着道路两旁熟悉的景色,有些莫名的伤感。

他是北方海域的人,但是香橙镇是他白手起家的地方,不过现在,他放下了一切,又要重新出发了。

他觉得雷恩应该没骗他,这一走,再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闻西,你是不是很不理解,我突然把斧头帮解散,把帮众交给伊萨姆的行为?”

希格转头望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闻西,慨叹道。

闻西凝目看着自家大哥,摇摇头:“大哥去哪,我就去哪。”

虎目含泪,希格听后十分感动:“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

请相信,这是真正的辉煌的开始,明年在罗恩公国,我们能站着把钱赚了,会赚到比这次更多的财富!”

闻西挠挠头:“大哥,你误会了,我没有支持你。

你忘了吗,这次玫瑰酒吧的消费,都由你买单,我大概花了40金币,你要是不结账,我可能就要坐牢了。

大哥,我们其实还没付完钱,只交了定金,如果不想再次被通缉的话,我们最好现在回去把钱结了,免得被人说白嫖。”

希格:“…………”

………………

小寡妇医院旁的街道上,雷恩和苏珊娜两人坐在一架马车内,加西亚则是马夫。

伸手掀开马车车帘,望了一眼天空皎洁的月光,雷恩皱眉道:“希格搞什么?

约定时间已经到了,怎么还没来?”

苏珊娜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也许人家后悔了。

自己当黑帮老大不自在吗?为什么要和你混?”

啪!

在她丰润美臀上拍了一下,雷恩打了个哈欠,笑容满面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招揽了希格,会影响到你们的地位?”

此话一出,马车外的加西亚顿时竖起了耳朵,他也有这方面的担忧。

替人办事,不就图个好前途,希格是三阶巅峰的沸血狂战士,比他和苏珊娜强多了。

如此一来,他和苏珊娜不就不受重视了?

双手抱胸,苏珊娜嘟着嘴:“等你招揽到再说吧,我才不担心这个,本姑娘长得也不丑,只要我愿意,不愁没人包养。

该担心的是加西亚,可没有富婆愿意收养他,失业了怕是要去做鸭。”

咳咳!

马车外的加西亚被烟呛到了,咳嗽了几声。

雷恩哈哈一笑,瞥了一眼她高耸饱满的胸:“是挺有料的,现在我是老板,要不,来一次车震?”

轻哼一声,苏珊娜不屑道:“别光说不练啊,还说什么省略十几万字的战斗力。”

“你的情报过时了,现在可不止十几万字。”

雷恩耸耸肩,晋升四阶后,他更持久了,具体有多久,那得回布深城试试了。

两人闲扯着,不一会儿,去玫瑰酒吧结完账的希格和闻西到了。

没有迟疑,希格坐上了另一辆马车,闻西则负责驾驭马匹。

“军,出发!”

明明是逃跑,雷恩硬是喊出了冲锋的腔调。

马车车轮开始滚动,向着迪拉莫市出发。

没办法,再不跑,怕是要被打出脑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