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姚泽随着两位祭司离开时,还觉得有些晕沉,这样就结束了?

谁说停就停了?这些都是谁在操纵?那老者没有提这些,三人也不敢多问。

按照成师叔的说法,所有的魔族人都会传送到界北大陆,只有那里通往魔界的空间通道还可以使用。

不过这六万魔族人要传送到界北大陆,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

安排那些魔族人传送,自然有阮道友和海龙王他们配合,要想把这些魔族人安地送走,这两位大人还需要跟着去界北一趟,姚泽只觉得有些头疼,自己还要去界北吗?按照他的性子,只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一直静静地修炼才好。

回到星河殿,他被安排在云起阁,本来按照两位祭司的意思,祭司应该在空间密地里静修的,可姚泽觉得那里的灵气再浓郁,对自己用处也不大,反而这云起阁安静一些。????那位拓跋道友显得很热情,走之前对他笑着说道:“姚老弟,七天后是仙河族文道友的纳妾盛宴,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参加,礼物我来帮你准备,顺便介绍各位供奉长老给你认识一下。”

姚泽觉得认识几位大能修士也不错,就笑着点头答应了。

星河殿云起阁地位超然,任何进出云起阁的人都会慎言慎行,只有成为星河殿的供奉长老才可以在其内落脚。

上次自己在这里还和那位腓津族的老祖发生过冲突,不过那些供奉长老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各自的部族,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空间密地,这云起阁倒是非常安静。

一座独立的二层阁楼,院落里假山、溪流,还逗留着一些仙鹤,整个空间都显得仙气味十足。

他端坐在房间里,心中一直在思索自己下一步要到哪里,要不也跟着阮道友他们一起去界北?他对那处海岛一直很满意,里面是处魔气泄露点,修炼环境非常适合自己。

本体在岭西大陆那处猴山参悟空间法则,如果真的完掌握,自己就是面对大修士也毫不畏惧,只是这法则哪能轻易完参悟?

大眼睛圆圆脸小美女唯美居家生活照

胡思乱想了一会,很快他就进入状态,这“真武三式”越加推演,感觉越深奥,不过他总觉得似乎还少些什么,只能慢慢地接着摸索。

七天后,那位拓跋道友果然来邀,恢复了传送法阵,到哪里也都方便许多,半个时辰以后,姚泽已经来到距离星河殿三万多里的一个热闹坊市中。

这仙河族在星河殿也算得上一个大部族,这次他们准备拜见的文道友,就是仙河族的老祖,也是一位元婴中期的大能。

老祖纳妾,整个仙河族都忙乎起来,来自各地的宾客自然不少。一座洁白的帐篷宽大雄伟,两人刚来到那帐篷外,一道洪亮的笑声就传来,“哈哈,拓跋兄,就你来的最晚,待会要多罚几杯才行……”

随着话音,一位秃顶老者就出现在帐篷外,姚泽一见,这位老者让人印象很深刻,秃顶、鹰鼻、罗圈腿,个头还不到姚泽的腰间,不知道是不是想引起别人注意,说话的声音倒极为洪亮,浑身的气息却是元婴中期大能无疑,此时身着大红袍,满面春风。

拓跋道友似乎和他很熟络,很随意的笑道:“你这个老家伙,每过几年就要办喜宴,不是纳妾,就是过寿,要不孙子满月,我看你就是想收礼吧,哈哈……”

那老者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谁像你?孤家寡人一个,一心求道,我是及时行乐,哈哈,这位道友难道是……”

拓跋道友连忙介绍一番,姚泽也拱手客气恭喜几句,那位文道友眼中闪过一道异彩,连忙亲自带二人朝内行去。

这帐篷内果然别有洞天,姚泽进入一个不大的小门,一座雄伟的大殿就出现在他面前,二十几位修士已经坐在两侧,数名侍女正摆设着灵酒仙果。

看到三人进来,所有的修士都站起身形,纷纷和拓跋道友打着招呼。

那位文道友把二人让到最中间的主位,那些修士都看的真切,心中似乎都有了猜测。

“诸位,文某人喜宴请来了两位祭司,二祭司拓跋道友大家都熟悉,这位正是三祭司姚道友!”文道友声音极大,震的整个大殿都“嗡嗡”的回响。

众人都朝姚泽望了过来,姚泽也没有托大,站起来对着大伙拱手施礼,在座的都是各部族的老祖,也纷纷回礼,整个大殿和气一团。

不过姚泽目光扫过,却发现了一位熟悉的脸庞,此时正尴尬的笑着,眼中掩藏不住的惊疑,正是那位腓津族的老祖,这才短短不到二十年间,当初的金丹修士竟成为元婴中期的大能!

当初金丹修为时,就无法抵挡对方的攻击,现在已经晋级元婴中期,早就甩开自己几条街,这位腓津族老祖早息了报仇的心思,还有祈求对方别来寻自己的麻烦才好。

姚泽早就对他毫不在意,只是微微笑着,就把目光转移开来。

经过魔族人的入侵,这星河殿的损失倒不是很严重,除了原来那位三祭司和几位元婴修士,高端战力还保留的不错,想来那祖荒教肯定损失惨重了。

众人大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三祭司,不过对他的威名早有耳闻,掌毙一位后期魔将,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可也传的神乎其神。

当初三祭司陨落之后,这位文道友担任祭司的呼声最高,可结果出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竟是二十年前的三长老晋升四祭司后,再次晋升三祭司!

此时这位姚道友现身文道友的喜宴,众人都是客气一番,心中如何想的,就没有谁知道了。

大殿众人热闹一番后,开始议论起眼下三族的形势,对祖荒教已经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姚泽坐在那里,一直含笑听着,偶尔和众人一起举杯。

一个时辰以后,那文道友站起身形,双手互击了一下,从大殿角门走来一位妙龄女子,那女子身披霞帔,手中拿着一个酒杯。

大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姚泽也抬头望去,只见那少女有着如花一般的容颜,柳眉下一对丹凤眼,黑漆漆,水汪汪的,不过此时明显有些呆滞,整个脸上都有些僵硬。

姚泽猛一见眼前的少女,一时间有些疑惑,怎么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他很快摇摇头,这女子只有筑基期中期修为,自己在南疆大陆除了那位水君蓝,哪里会见过别的少女?

“哈哈,各位道友,这就是文某人新纳的小妾,虽然修为低了些,不过聪明伶俐,来来,冉儿,我给你介绍我们星河殿的两位祭司大人。”

那文道友十分兴奋,拉着那女子就走了过来,却听到“咣当”一声,竟是酒杯落在桌上的声音。

众人顺声望去,却看到那位三祭司正满脸惊讶地望着那位新娘子,似乎难以置信的样子。

那少女也看到了姚泽,明显愣住了,然后大眼睛慢慢地发红,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开始滚落。

姚泽实在无法相信,冉儿不是个小女孩吗?怎么就准备成亲了?这模样也变化太大,不过从眼睛上还依稀有些模样,“你是……冉儿?”

“我……”那少女刚想张口,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朝身旁望去,只见那位文道友的鹰眼已经开始射出寒光,吓的浑身一哆嗦,连忙擦去泪水,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

这时候大殿众人都看出来,这位新人和三祭司关系不同一般,坐在旁边的拓跋道友疑惑地问道:“姚老弟,这是……”

姚泽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精光一闪,“这位少女是姚某失散多年的亲人,我一直在四处寻找,怎么会流落到这里?”

“这……”拓跋道友只觉得非常无语,这来喝喜宴的,怎么就认起亲人了?

那少女似乎有些害怕,目光竟躲闪起来。

姚泽站起身形,走到那少女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突然眉头一皱,“冉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母亲呢?”

“我……”那少女刚想说话,旁边那位文道友眼中厉色微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三祭司,我文某人诚心实意地请你来喝酒,你却来砸我的场子,难道想欺我文某人不成?”

姚泽没有理会他,右手对着那少女额头一点,旁边的文道友大怒,“欺人太甚!”

话音未落,一道冲天的气势勃然而起,青色的大手凭空出现,狠狠地朝姚泽头上抓下!

“咦!”

姚泽似乎没有看到头上的那个大手,目光却盯在了那少女的脸上,“冉儿,你被下了禁制!谁干的?”

“啊……”

冉儿看到那巨手马上要抓了下来,花容失色,忍不住尖叫起来。

姚泽眉头微皱,袍袖微动,那巨手就消失不见,然后右手对着冉儿连点几下,冉儿身体震动了一下,很快一个青色光点就飘在姚泽的指尖。

一个火苗蓦地出现,那青色光点在火中跳动一下,直接消散不见。

“好了,冉儿,现在没事了。”姚泽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冉儿的眼圈立刻就红了,一下子扑在他身上,“姚大叔,冉儿找你找的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