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百年,没想到再次见到凌道友,竟是在这北庭洲修仙界,真是缘分啊!”

“是啊,凌某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遇上周道友!”

一间静室之中,周阳和凌超相对而坐,面上皆是布满感慨之色。

两人都没有想到,再见之时会是这种情形下,会在这种地方。

“敢问周道友,玉凤仙子可还安好?”

凌超感慨过后,便是目光炯炯的望着周阳,当先出声询问起了姜玉凤的事情。

看起来,即使已经结婴成功,其似乎也依旧未曾淡化忘却姜玉凤的身影。

“凤儿如今与她母亲在蛮荒当中修行,周某亦是数十年不曾与之相见了,不过有她母亲照顾,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周阳略一沉吟,还是没说出姜玉凤身上血脉冲突的事情,只是把姜凤仙随母亲在蛮荒丛林修行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也算是家丑不外扬吧!

凌超从他犹豫的神色中,也看出了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故而听到他这话后,并未再多问什么,只是点点头道:“凌某明白了,还请周道友回去后,帮忙转告一下玉凤仙子,等凌某处理好北庭洲修仙界这边的事情后,就会前往流云洲修仙界游历,届时或有再见之日。”

周阳闻言,顿时微微一笑道:“凌道友放心,这话周某一定会告知凤儿的,也随时欢迎道友来周某洞府做客。”

居家美少女吊带薄纱裙香肩修长玉腿私房写真图片

从凌超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其对姜玉凤心中还是存有爱慕之意的。

而站在周阳的角度来讲,有这样一个天赋背景修为俱佳的优秀修士在追求自己女儿,他身为父亲当然不会推拒。

当然这两人是否有缘能够结成道侣,还得看他们自身的意愿,倘若是姜玉凤自己不愿的话,那周阳也绝对不会勉强自己女儿的。

接下来,周阳又和凌超谈了谈北庭洲修仙界的形势,大略的将自己抵达北庭洲修仙界后,经历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对方,让其心中有个底。

而在听完他对北庭洲修仙界形势的谈论后,分别之时,凌超也是郑重看着他说道:“周道友回流云洲修仙界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根据我东华仙宫得知的情报,御龙星羽这位御龙家族的族长已经晋升元婴九层,并且这几年时间里都不曾再露面于人前,凌某怀疑他很可能悄然赶来了北庭洲修仙界!”

“周某明白了,多谢凌道友告知此事,周某会多加注意的。”

周阳面色一凝,面色凝重的向凌超拱手一礼表示了谢意。

等到凌超告辞离开,静室内只剩他一人的时候,他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

周阳一生当中仇敌不少,但和他结仇最深的,无疑就是御龙家族。

因为他的原因,前后有着多位御龙家族嫡系成员陨落,其中大多数都是元婴期修士,甚至连御龙星羽的堂弟御龙星河也陨落在他手下。

这等大仇,不论是他还是御龙星羽,都不可能忘记放下的。

“也是怪了,那御龙星羽当初明明因为施展化龙诀而元气大伤了一番,怎么这才过去一百多年,他就元气尽复不说,还能勇猛精进冲破关卡晋升元婴九层,难道这就是御龙家族的底蕴吗?”

周阳口中喃喃自语着,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疑惑不解之色。

元婴八层和元婴九层虽然都是元婴后期,可是从元婴八层晋升元婴九层的难度,却是比从元婴中期晋升元婴后期还要大上不少。

御龙星羽一百多年前还伤了元气,受了不小伤害,按理说这种情况下,其根本没机会晋升元婴九层的。

可现在事实却是其已经成功了。

周阳不知道御龙星羽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御龙星羽既然晋升元婴九层“半步真仙”境界,肯定会来寻他报仇雪恨的。

凌超说其很可能已经赶来北庭洲修仙界,周阳是认同这个推测的。

“看来得早做准备了,以我现在的实力,面对着手持七阶仙器的御龙星羽,差距还是有些过大,不宜与之正面交手。”

眼中精光一闪,周阳马上去拜访了青阳真人。

当初围杀御龙家族的人,青阳真人也是动了手的,所以御龙星羽很可能也对他出手。

周阳得及时提醒他这件事,以免他稀里糊涂的遭了其毒手。

果不其然,青阳真人得知御龙星羽晋升元婴九层后,也是大吃一惊,面上当即就挂满了担忧之色。

“这可麻烦了!”

他满脸忧色的看着周阳,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周阳这一幕看在眼中,然后稍一思索,便明白青阳真人的顾虑在哪里了。

只见他当即就出声安慰道:“前辈放心好了,御龙星羽最想杀的人还是晚辈,只要晚辈不死,他应该不会先对贵派的其他元婴修士动手,须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孤家寡人,也是有着偌大一个家族的!”

元婴九层“半步真仙”境界修士的威慑力实在太大了,更不用说御龙星羽还执掌着一件七阶仙器。

这样一位强者,若是想要暗中猎杀玄阳仙宗那些元婴期修士,哪怕是同样执掌七阶仙器赤宵神矛的元婴后期修士王灵霄,都未必能够从其手下逃得性命。

不过就像周阳所说,御龙星羽也非孤家寡人,除非其已经有把握直接灭掉玄阳仙宗和玉清道宗,不然他敢私下猎杀两大宗门的元婴修士,王灵霄和玉景真人就敢远赴东华洲修仙界对付他御龙家族其他修士。

青阳真人此时听到他的安慰,面色也是微微一缓,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管如何,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老夫这就给宗门传讯,让他们堤防此事,不要再轻易外出了!”

“前辈的担忧也有道理,那请前辈传讯的时候,帮忙通知一下广诚,让他在晚辈回去前,不要出山门,也不要轻易与人相见,谨防有人扮作周家之人或是贵派弟子掳掠他来威胁晚辈。”

“这是自然,老夫还指望着广诚将来广大本门的门庭,自然不能让其出什么差池。”

两人一番交谈过后,青阳真人便将信息传回了玄阳仙宗,然后二人也开始商议起了离开北庭洲修仙界的事情。

三个月后,聂玉霜亲自送行百万里,一路护送着徐天霖、郭淮阳、青阳真人、沈梦龙这四位幸存的流云洲修仙界元婴期修士和七八个金丹修士离开北庭洲修仙界。

而这时候,周阳已经身处茫茫冰原之中,正在向着一个不知是否真的存在的秘境前行。

原来早在三个月前从凌超口中得知了御龙星羽之事后,他就决定独自离开了。

两个半月前,他经过与聂玉霜的一番密谈,便通过一处玄冥仙宗内部的传送阵离开了驻地,隐藏身份前往了极北冰原。

他不知道御龙星羽有着什么手段寻找自己,但想来不外是当初从凌超口中听说过的寻真宝鉴之类异宝神通。

是以在聂玉霜准备再送他几件宝物,以答谢他这次魔灾当中做出的贡献之时,他主动提出了需要一件类似于遁空符的宝物。

恰好北庭洲修仙界某个大门派有件宝物名为空玄珠,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于是便由聂玉霜作保借来此物,交给他使用三百年,以还他这次救援北庭洲修仙界的恩情。

从现在他还未被御龙星羽追上来看,空玄珠显然是起到了作用,成功帮他屏蔽掉了对方追踪自己的手段。

“周郎,如果这次没能找到那所谓的极阳火池,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一直在外流浪不回家吗?”

避水金睛兽宽阔的脊背上,被周阳从洞玄珠内放出与他同行的萧莹,美目望着四野八荒那白茫茫的冰原,眼中忧色隐现。

关于御龙星羽可能在追杀自己的事情,周阳并未隐瞒她,所以她自从知道这件事后,便一直在担忧着这件事。

而最让她担忧牵挂的,当然还是远在流云洲修仙界的儿子周广诚。

“莹儿你不要想太多,广诚那里我已经拜托青阳真人照顾了,他现在是玄阳仙宗将来崛起的希望,玄阳仙宗肯定会将他保护得好好的,不会给御龙星羽抓他来威胁为夫的机会的!”

周阳抓住道侣的玉手,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安慰着佳人。

萧莹抬头望着男人的俊脸,眼中犹豫之色一闪,然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低声说道:“周郎,妾身有个建议,不知当不当说。”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吗?有什么话但讲无妨。”

周阳诧异的低头看了一眼道侣,微微一笑,眼神鼓励的看着她,示意她直言。

萧莹得到他鼓励,也是放下了心中负担,当即就说道:“如果这次没能找到极阳火池的话,周郎你不妨带着妾身和广诚去东莱仙岛隐居,等你修为实力能够对抗那御龙星羽的时候,再出来也不迟。”

她记得周阳和她说过,东莱仙岛有着七阶仙阵护佑,即使是渡劫期真仙想要上岛也难办到,只要躲入那里面,御龙星羽自然再也威胁不到他们一家了。

只是她同样也知道,一旦周阳这样做的话,周家就危险了。

御龙星羽到时候发现无法奈何周阳后,很可能直接拿周家开刀来逼迫周阳出岛救人。

这就是她先前犹豫的地方。

原本她以为,自己说出这番话后,周阳即使不诉责自己,也定然会勃然变色拒绝。

可让她没想到和感动的是,周阳听到她这番话后,只是面色柔和的看着她说道:“莹儿你的这个建议很好,为夫答应你,等回到流云洲修仙界后,为夫就送你和广诚前往东莱仙岛隐居修行。”

“那周郎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萧莹面色激动的看着爱郎,眼中满是祈求之色。

“抱歉,为夫不能丢下周家不管,不能因为我周阳一人惹下的事情,害得整个周家为我覆灭!”

周阳歉然的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出了自身决定。

萧莹眼神瞬间就黯淡了下去,这个结果她其实早就猜到了,只是不从周阳口中听到,不死心罢了。

此刻听到周阳这样说,她也死心了。

只见幻想破灭后的她,只是稍一沉默,便重新抬起头来望着周阳,声音坚定的说道:“周郎你若是不去的话,妾身也不去,妾身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就算要死,妾身也希望能够死在你的前面!”

“哈哈哈,看样子就算是为了莹儿你,我周阳也要保住自己这条小命了!”

周阳哈哈一笑,大手一伸将佳人揽入怀中,豪气干云的笑道:“放心好了,区区一个御龙星羽,还奈何不了我周阳,此事我心中已经有所谋划,莹儿你就不用操心此事了,一切交给我来处置就好。”

他自信的样子对于萧莹而言,具有着特殊的感染力,受到他的感染影响,佳人心情很快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此后的三年多时间里,周阳一直在极北冰原深处寻找极阳火池的存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根据聂玉霜提供的线索寻找三年多时间后,他终于在距离北庭洲修仙界足有千万里之远的冰原深处,发现了其口中可能存在的极阳火池。

所谓的极阳火池,其实就是一个火属性灵气极度精纯活跃的火池。

极北冰原终年为冰雪所覆盖,此处冰属性灵气最为浓郁,其次是风属性灵气和水属性灵气,最后才是火属性灵气。

而越往冰原深处行进,这种冰强火弱的情况就越明显,到了周阳此时所处的深度,火属性灵气在天地间已经微弱到即使以他元婴期的修为,也难以感受得到的地步。

在这种地方,像他这种火属性功法修士如果不借助灵石的话,只是炼化天地灵气来恢复损耗的法力,效果连在火桦山洞府中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而且此地寒气之盛,已经达到了紫府期火属性功法修士都难以抵挡的地步。

哪怕是天生亲近冰雪的“冰夷人”,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定居。

只有极少数不畏严寒的冰原妖兽,以及周阳这种修为高绝的存在,才能在这种地方长期生存。

但正是因为这里寒气浓郁到了极致,达到了“阴极阳生”的程度,才会孕育产生出极阳火池这种特殊存在。

那极阳火池内精纯浓郁的火属性灵气,便是许多年来,极北冰原上面的火属性灵气受到寒意压制驱逐,渐渐汇聚于一处报团取暖所形成。

便如周阳眼前这直径不足五百丈的火池,很可能已经孕育了数千上万年!

而这极阳火池最好的一点就是,里面积蓄的火属性灵气在冰原寒气淬炼下,已经不掺杂任何杂质,也不像地底岩浆湖中的火属性灵气那样附带着火毒煞气,可以轻易被修仙者吸收炼化。

这种情况下,只要里面的火属性灵气不耗尽,周阳这种火属性功法修士在此修行的效率,将会是在火桦山洞府那种地方的十倍、数十倍之多!

“好啊,不枉我浪费数年时间在这冰天雪地当中往来奔波,有这一池灵气帮助,不止我晋升元婴三层已成定局,说不定还能顺势将修为提升到接近元婴中期的程度!”

周阳脸上喜色涌现,当即让避水金睛兽和身外化身在外警戒护法,然后迫不及待的跳进火池当中修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