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他惊恐万分的跪伏在地,说道:“皇上饶命!”

祝烽冷冷道:“说清楚了,再来求朕饶命。”

他虽然没有大发雷霆,但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魄,早就压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李来跪在地上,也是瑟瑟发抖。

一旁的楚萍轻声说道:“皇上,原本李来回来了之后,民妇是打算和他好好过日子的,可没过两年安生日子,民妇的旧疾就复发。”

南烟的呼吸一顿。

“你是说,你天生的心悸病?”

“正是。”

“那神医不是——”

“那神医给民妇治疗,也算是续了民妇那几年的命,可流离失所的那些年,民妇的身体变得很差,原本是说,旧疾会在民妇三四十岁的时候再复发的,却没想到提前了。”

“……”

“所以,他就带着我四处求医,想要救我。”

放飞白衣女孩的心愿

南烟点了点头:“所以初心说,她一直在追踪当初欺骗她的‘江趣’,但这个人却东躲西藏。其实不是东躲西藏,而是你们一直在四处求医。”

“正是。”

“那,又怎么会求到这里来?”

楚萍流着泪道:“他为了救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家底,都快要耗光了,民妇实在不忍心,想劝他放弃,他却怎么都不肯。”

“……”

“民妇实在心疼,突然想起小时候那个神医说过,民妇的病其实是缺了一味药,所以不能根治。民妇便与他约定,再找这最后一次,若这一次也不能找到,他就要放弃,再也不要让我拖累他。”

“所以,你们就找到这里来了?”

“正是。”

“那到底是什么药,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楚萍说道:“民妇只记得小时候那神医说过,这味药的名字叫——仙客来。”

她的话音刚落,一直站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薛灵突然道:“仙客来?”

南烟抬头看向她。

薛灵急忙道:“娘娘恕罪。”

南烟道:“你听说过这种药材?”

薛灵道:“这种草药原产波斯,有剧毒,但调配之后可以入药;因为来往的客商减少的关系,这种药材的确已经非常罕见了。”

李来道:“是,可小人听说,玉门关这边还有一些西域来的商人,说不定会带着这样的草药,所以小人就带着她来了这里。而来了这里之后,发现商人也没有了,这个地方的关口完被热月弯的沙匪占领。”

“……”

“而他们在劫掠过往的客商的时候,就劫下了这种草药。”

南烟顿时明白了过来:“所以,你才甘愿为他们所用?”

李来低着头,羞愧不已的道:“是。”

“……”

“小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求能救活她。再大的罪孽,小人也愿意承受。”

南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看向祝烽。

却见祝烽皱起了眉头。

虽然皱起了眉头,但他的脸上倒也没有盛怒的样子,只沉沉的说道:“你倒是有担当,只不过,你为了她一个人的性命,与沙匪为伍,助纣为虐残害无辜,若今天,朕真的落入了你们的圈套,军覆没,那沙匪更是要在这个地方横行无忌,他们会杀多少人,又会残害多少人,你想过没有?”

“……”

“你以为你这么做,算是有担当的男人,很英雄吗?”

“……”

“朕告诉你,大节有亏,众长难掩。你这么做,不过是个心胸狭隘,目光短浅的小人,连带你的这个女人,将来落在人口中,也不过是个害人的祸水罢了!”

“……”

“是男人,就该堂堂正正的做事,更该堂堂正正的做人!”

李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自然知道,与沙匪为伍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可他一直说服自己,他是为了楚萍,为了自己的爱人,所以并不觉得惭愧,但听到祝烽这些话,才惊觉,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此的不堪。

他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楚萍一只手护着他,自己也大哭着对着祝烽连连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他是一时糊涂。其实民妇也劝过他,可他看到民妇病发的样子,实在舍不下民妇,才会糊里糊涂的被那个军师利用。那些沙匪将民妇关在热月弯里,逼着他做这些事,一切都是民妇的错,皇上若要惩罚,就惩罚民妇一个人吧。”

祝烽冷冷的看着他们。

南烟看着他们两痛哭流涕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忍,但正如祝烽所说,大节有亏,众长难掩,不管李来对楚萍有多好,于国于民而言,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她叹了口气,道:“你——实在不该!”

李来羞愧难当,低下头去。

南烟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问他道:“那你昨夜去了哪里?”

李来道:“昨夜,小人原本是要将——将那位大人引入险境,但小人发现情况不对,就偷偷的跑了出来,不过,半路又遇上杨大人的人马,小人就知道,皇上英明,看破了小人的奸计,小人就一直躲着。”

南烟微微蹙眉,道:“初心偷偷的离开都尉府去找你,找到你了吗?”

李来咬了咬牙,脸上也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他说道:“找到了,小人遇到她了。”

“那她人呢?”

“小人,实在厌恶她,她甚至还想要与小人远走高飞,小人就将她引入了热月弯里的河谷中,然后,甩开她,自己走了。”

南烟惊了一下:“你将她引入热月弯里了?”

“是。”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热月弯的情况,她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从李来给出的那一小部分的路观图就知道,那里面完是一个迷宫。

哪怕明眼人进去,都未必能走得出来。

更何况,初心这个瞎子。

她只怕这一辈子,都要陷落在热月弯那个巨大的迷宫里,出不来了。

祝烽冷冷道:“也好。”

“……”

“她这样狼心狗肺的人,朕若要惩处她,倒脏了朕的手,你让她陷落在热月弯里,若她能走出来,是她命大。”

“……”

“若她走不出来,那就是天罚!”

当祝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遥远的热月弯,那百转千回,迷宫一般的河道中,一个身影正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周围冰冷的山壁,胡乱的走着,她不停的哭喊,可她的声音,只被冷冷的风声吞没,再无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