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三两道狭长的眸冷冷一眯,高壮的身子不由分说横在荣音和金老板之间,怒刷存在感。

荣音连眼梢都懒得给他,绕过他继续微笑着:“金老板,店里进了一批新鲜的坚果和脆枣,小孩子最爱吃了,您家里孩子多,要不要来几盒?”

“欸,几盒哪够啊,先来十箱吧,过年走街串巷的送礼也好,冯氏品牌的包装是越来越好看了,送出去也有面子。”

“那是,我们今天的包装走的是牡丹富贵色,衬金老板这样大富大贵之人再合适不过了。您这边签一下单,回头我让伙计包装好礼盒,送您府上去。”

阎三倚靠在门边,环臂冷冷地打量着正在与人谈生意的女人,眼底渐渐染上一抹兴味。

这女人还真是有两副面孔,逢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他嘲弄般的一笑,挡住荣音的去路,“我说,不就是一个有钱的糟老头子,值得你点头哈腰到这份儿上?见钱眼开,庸俗。”

荣音淡淡掀起眼皮,“我就这么俗,要是阎三爷有钱,我也能对你点头哈腰,笑脸相迎。”

“怎么叫有钱?”

阎三冷冷一笑,兜手甩出去一沓钞票,“这叫有钱吗?”

店员们看着那沓钞票,眨了眨眼。

荣音连瞥都不带瞥的。

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

阎三扔出去几个金币,“这叫有钱吗?”

几个金光闪闪的硬币听令乓当丢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店员们不由捂着嘴巴,眼睛也跟着亮了。

荣音给了他一个眼神,依旧淡漠,“就这些?”

看着她一脸不屑的模样,阎三咬了咬牙,将怀里的一条小黄鱼塞进她的大衣领里,沉甸甸的,冷声问道:“这,叫有钱吗?”

荣音把小黄鱼拎起来,放在手心掂了掂,“挺沉的,是足金的吧?”

阎三恨声,“是。”

“嗯。”

荣音毫不犹豫地将小黄鱼丢给了掌柜,脸上瞬间摆上职业微笑,“闫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很乐意为您效劳。”

见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阎三倒被她气笑了,微微垂眸,女人微仰着的脸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他面前,如雪一般的肌肤,在大红外套的衬托下显得白到发光,看着看着,他突然就明白了段寒霆为何会娶一个庶女,这个女人,美丽,聪明,有知识,也有风姿,柔弱的外表下还有坚强、狠辣与果敢。

这样的一个女人,好比一匹漂亮的烈马,没有男人不想上去骑。

阎三眸底染上几分危险。

他突然凑近她几分,勾唇轻问,“什么样的需要,都可以吗?如果,是那方面的呢?”

荣音身体随着他的靠近本能地朝后仰去,嫌弃地拧了拧眉,听到他没头没脑的话,先是一怔,随即手腕竟被他突然扯住,往一处摸去。

指尖微烫,耳根子刷地红了,荣音缩回手,气急败坏地扬起巴掌,却被男人一把攥住。

臭流氓!

荣音狠狠瞪着他,脸蛋像打了蜡的苹果那样红。

“荣老板,在店里殴打客人可不是经营之道。”

阎三一脸戏谑地看着她,甚至唇角浮起一抹得逞的坏笑,“怎么,是不是太大,吓到你了?”

“滚!”

荣音狠狠推他一把,抬手一指门口,“你给我滚出去!”

却正好指在突如其来的一道身影上。

段寒霆脚步一顿,剑眉微蹙,冷冷眯了眯一双檀眸。

荣音一怔,手指猫咬似的缩回去,只觉得整个身子都跟着僵硬了些,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两只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

看着她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段寒霆瞳孔又跟着缩了缩,视线转移到阎三的身上,冷冷问,“你怎么在这儿?”

“过来采办年货,没想到竟在这里遇到了段夫人,就打了个招呼。”

阎三语气自然又随意,像是老朋友会面一样跟段寒霆作着解释,下一秒却道,“不过,段夫人最近是不是欲求不满,刚才想勾引我来着,还碰了我。”

荣音:“……”

她瞪大眼睛,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阎三,下意识地反驳,“我什么时候……”

“别不好意思承认,敢做就要敢当啊段夫人。”

阎三脏水泼的毫无愧疚感,对段寒霆道:“少帅不要光忙着军务,有时间管管你媳妇,看都给她憋成啥样了。下次再这样,我可不会拒绝。”

说着,他拍拍身上的皮袍,对气得脸色发白的荣音道:“荣老板,别忘了我的年货,像对金老板那样,也让伙计包好了运到天津吧,我改日再来。”

他踏出门去,与段寒霆擦肩而过之际,只听他沉冷的声音,“你如果想死的快些,就尽管蹦跶。”

阎三冷蔑一笑,重重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雷震是在这时发现的他。

他一双小眼睛蓦地一缩,待要上前之际耳边却传来一声沉呵,“别去。”

雷震猛地扭头看向荣音,见她沉着眼眸对他摇了摇头。

他狠狠攥着拳头,使了全身的力气才将心底翻涌上来的那股恨意压下去,现在时候未到,他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段寒霆眉头冷冷一蹙。

他明明就站在这个女人面前,而她却并不关心他,只顾着去叮嘱自己的保镖。

合着他现在在她心里,连一个区区保镖都不如了吗?

“你想干什么?”他冷冷地问。

荣音适才缓缓转过头去,她面色苍白,还透着大病初愈的虚弱,一双眼睛却漆黑如墨,没了愤怒,只剩下了冷漠和狠厉,红唇上下开合。

“我想杀人,少帅也要管吗?”

说完,她便不再理他,转身将金币踩在脚下,恨不得将其碾碎成渣,却终于在店员诧异又惶恐的目光下,又捡起来,淡淡道:“愣着做什么,装货。”

“啊,是!”店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赶紧忙活去了。

外头依然人声鼎沸,不时又有贵客驾临,段寒霆就坐在门边,方才阎三靠过的位置,嘴里叼着一根烟,静静地看着忙碌的女人。

他从没见荣音这样笑过,明明笑的灿烂,笑容恰到好处,可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喜悦,仿佛眼前这个只是一个会笑的机器,毫无感情.色彩。

她真正的笑,不是这样的。

他见过她很多笑容,害羞的时候是唇角微勾的浅笑,那时嫩白的脸庞上总会染上两坨淡淡的晕红,唇色也艳丽得如同玫瑰花瓣一样,让人尝到就不想松开;异常开心的时候,她也不会像如今这般刚刚好露出八颗牙齿,而是会笑得毫无形象,恨不得连牙龈都露出来,眼睛都笑没了,但可爱的让人想亲一口。

那样活色生香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这样想着,一双锋利的桃花眼突然朝他睨过来,荣音语气不善地说,“那位先生,能请你出去抽烟吗?”

段寒霆微怔,旋即把烟在指尖轻扬,“我没抽。”

叼着而已。

“那也不行。”

荣音一瞪眼睛,毫不留情,“影响本店的形象,所以,请你出去。”

段寒霆无奈,把烟“嗖”的丢进垃圾桶,很是配合道:“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

荣音愈发不满意了,觉得他坐在这里都碍眼得很,干脆过去推搡他,“你赶紧出去,别影响我们做生意,要是卖不出货,你赔得起吗?”

“还有多少没卖完的,我包了。”

段寒霆财大气粗,双手抵在门口,眉眼沉沉地看着她,“荣老板,这样可以吗?”

荣音没好气地看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语气里全是不耐烦。

段寒霆眸色冷了冷,看着面前这个半点好脸色也不肯给他的女人,薄唇紧抿,唇侧的咬肌跟着迸了迸,一字一顿道:“我、来、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