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银君,来给我介绍介绍这次合战的功臣。”

“是,公方大人。”

义银将手下四女一一介绍,四女也上前再次行礼。

等说到大谷吉继与藤堂高虎都是近江国人地侍出身,足利义辉眼中神彩流溢,打量起她们两人来。

“为幕府尽忠,得御家人身份。国人中也有豪杰不是吗,义银君。”

义银腹诽,大谷吉继皮肤不好脸上还蒙着白布怕吓到将军,你哪里看出的豪杰英姿。

眼看着将军要将话题向御家人制度转移,义银忙开口打断她。

“公方大人说的是。关于大谷吉继,此次鏖战我还尚未恩赏与她,就是为了今日来求将军。”

义银无耻地把忘记给恩赏的事说成特地来求将军,眼见这些天厮混下来,脸皮子厚了不少。

将军诧异道。

“求我?”

“是。大谷吉继继承大谷村领地,谁想六角家窥视领地意图害人夺地。她武艺高强,深明大义,随我北去浅井家作战,为我持旗冲锋。

火车上的女神

我求将军给予她一张安堵状,以将军威望断了六角家贪婪之心,让忠臣勇士得以安心。”

身后的大谷吉继万万没想到,斯波御前竟会为了她求将军赐予安堵状。

大谷村是大谷家先代用六角家给的地侍开拓身份,开荒聚人造就的村落。

六角家真要撕破了脸面吞下来,最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几句。

武家怕人骂吗?武家只怕刀枪不锐兵勇不足,砍不死那些废话的人。

但将军的安堵状就不同了,将军只得山城国一国,却拥有天下。各国的御料所就是将军发的安堵状。

虽然各国御料所已经被武家们侵吞殆尽,但六角家刚被教训了一顿,一时半会儿哪里再敢惹恼公方大人。

足利义辉在位的时候,六角家不敢再对大谷村耍花样。往远说,谁又说得准。

武家兴旺极度依赖武力,起起落落都是常态。能在大谷吉继这代保证大谷村不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大谷吉继也明白这个道理。她此时双手颤抖,泪流不止,哽咽间只会狠狠给两位贵人磕头。

足利义辉看了不免叹息,这些国人地侍果然好收买。这点蝇头小利都算不上的名分就能让勇士用命,难怪六角义贤被斯波义银带着群国人给打得头破血流。

但之前被义银打断了话头,她也感觉到他不想再提御家人制度的事,神情一黯。

连刚烈如斯波义银都不敢碰这个禁忌,她的想法注定是黄粱一梦。

到底是心智坚毅的剑豪将军,拿得起放得下,收拢心神继续和义银说话。

“此战义银君有大功于幕府,想要什么恩赏尽管说来,我自会允你。”

足利一门已经衰败太久,不说天下诸国,近幾的势力都维持不住。

当初足利尊氏开创室町幕府,吸取了镰仓幕府自断亲族,二代被北条家篡夺的教训,用亲族分家守天下。

足利一门御屋形,吉良家今川家等亲族外派天下。足利家起家依靠西国九州的御家人,对关东只能派出足利家分家前去分化渗透。

幕府三管四职则是分守近幾,护卫幕府。

三管领斯波家南守尾张国东海道入近幾口,北守越前国北陆入近幾口。

细川家守护四国,镇守濑户内海周围诸国。

畠山家守山城国西侧的河内国与纪伊国,北陆尚有能登国越中国是面对关东的前线。

四职中京极家攻略山城东边的近江国。

近江琵琶湖商业发达土地肥沃乃天下心腹,是佐佐木家世袭领地。足利家怎么能容忍,定要把佐佐木家折腾成听话的京极家。

可惜京极家到灭亡都没能一统近江国,将军家数次出兵都没成功,只能说六角家牛x。

一色家看守山阴入近幾的丹后国,结果后裔无能早早衰败。

山名家震慑西国,最强占西国十一国,天下六分之一国度在手,称六分之一殿。

赤松家世代居于播磨,看守山阳入近幾要道。

赤松家是除了京极家以外唯一与足利家没有血缘关系的重臣。

因为赤松家太能打了,军功上位,以地方豪族得四职之一,很是励志。

也是因为血脉不连,嫡支早早在政治斗争中灭亡。留下播磨三十六分家,实力碎成一地令人唏嘘。

如今除了和泉细川家与河内畠山家,足利家当初安排的近幾及周边支柱都已经覆灭。

即便是这两家,也是苟延残喘的残躯。回想当初的足利天下,如何不让足利义辉惆怅。

足利一门有些时候没出将才了,幕府早些年对四国细川家,这些年对三好家的侵袭都是勉强应付。

如今斯波家灭族后竟然跳出来一个绝世勇将,足利义辉就算不提那恐怕已经用不上的御家人制度,也要拉拢一番。

义银明白将军的打算。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公方大人的东西哪里是这么好拿的。

他打定主意不再管幕府这些个糟心事,将恩赏都用在大谷吉继与明智光秀身上。

一来对得起跟随的姬武士,二来这点人情配不上让他卖命的价值。

“谢公方大人。我手下明智光秀才德兼备,智谋过人,有心为幕府效力。请公方给她一个机会,赐予足利奉公众身份。”

足利义辉听得一愣。她身份高贵,两次说出请赏的话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这斯波义银竟然不接茬,到底想干什么。

足利奉公众的身份不算高贵,无非是三种人。

一是足利将军直辖的马迴众,二是地方武家镀金的身份,三是各国与将军沟通的使节。

难道。。足利义辉抬眼看了明智光秀,见她恭恭敬敬伏地求赏,心里有了计较。

“明智家是美浓武家出身?”

“明智家为土岐家分支后裔。”

“好,明智光秀,我准你为幕府相伴众。”

义银脑壳一疼,将军和明智光秀竟然想到一块去了。

相伴众不是三好长庆从将军这边强夺的御相伴众。

御相伴众那是幕府中除了将军与管领之下的尊贵人物,非足利一门德高望重者不可授予。

而相伴众赐予地方实力派,例如各国大名的少主,退休或被迫退休的有力武家前家督。是这些人在京都活动的身份,有随时入御所求见将军的权利。

足利义辉给了明智光秀这身份,明摆着想搞串联玩手段。

我斯波义银真的不想上进了,求求两位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