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和瑾宁阿四等人带着雪狼在平谷里等待,厮杀的声音响彻整个巫师带,便是不能亲临其境,也可以想象到这战况何等的激烈。

元卿凌从不曾经历过战场,所以她表现得比瑾宁等人要慌乱一些,在北唐的这些年,彻底让她意识到自己的短板,她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跟四爷学武功。

至少,关键时候不会成为负累。

“太子来了!”元卿凌神思不定间,听得瑾宁叫了一声,刚抬头就看到宇文皓背着一人飞奔而来,那人伏在他的背上,瞧着配甲,竟似乎是魏王。

“元!”宇文皓还没来到,就先沉声叫了起来,“药箱伺候,手臂断掉了。”

元卿凌心头一沉,马上脱了外裳铺在地上,然后从药箱里拿出创伤所需用药,瑾宁那边也迅在地上扯了干草,再脱掉自己的外裳,垫在上头。

宇文皓把魏王放下,魏王已经昏过去了,脸色惨白得可怕,断了一臂,血勉强止住了,但断口有液渗出。

“天啊,这么严重?”元卿凌听了一下呼吸心跳,都是极慢,还得抢救一番。

宇文皓眼底赤红,“如何?有救吗?流很多血了。”

“要输血!”元卿凌沉声道。

好在这里留下了好些人,能迅做血液配对。

没一会儿,蛮儿和静和也来到了,阿四见静和几乎虚脱,忙上前扶着。

可爱台湾甜心女孩地铁美拍

静和喘着气,面容也是白得可怕,双眼一直看着躺在地上的魏王,泪水簌簌落下,颤声问道:“怎么样?有救吗?”

阿四安抚,“元姐姐说有救,你放心。”

静和听得这话,才慢慢地软在了地上,泪水却怎么都没办法止住。

瑾宁看到魏王这般,心里头有些酸楚,因为靖廷也是断臂,如今虽然接上了机械的,但当初也真是把她吓得够呛,她可以理解静和,因此虽然很少会做暖心的举动,却还是走到了静和的身边,握住她的手给她安慰。

她忽然想起之前太后说起靖廷的手臂,曾说过一句话,便问元卿凌,“这个断臂是不是可以重接?我听太后说过,若断得早,又没有什么坏死,是可以接回来的。”

元卿凌把输液扎上,道:“有条件可以做,但是在这里不可能,不具备这种条件,如今失血过多,呼吸有衰竭的情况,眼下只求能保住性命。”

只求保命,这话让在场所有人都顿时难受起来,静和怔忡片刻,缓缓地爬到他身边,落泪苦涩地道:“何苦来救我呢?”

元卿凌轻声道:“他赎罪,便是一死,也可心安了。”

静和双手捂脸,哭得压抑。

魏王在输血之后,渐渐清醒,看着哭得眼睛都红肿的静和,他嘴角浮起了一朵苍白的笑,“不哭,我这种人,死有余辜!”

静和泪水滑落,苦涩在眼底蔓延,“不要这样说,过去的事,不提也罢。”

“好!”他眼底红了,声音沙哑,一直看着她,满腹话,却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大军大胜而回,清点伤亡之后,诸位亲王守在他的身边,安王也负伤了,手臂和肩膀各种一刀,但伤势没大碍,已经止血包扎,他一言不地坐着,凌乱的头被削了一缕,有丝飘在肩膀上,一点都没了原先的威风。

良久,他干枯的嘴唇才慢慢地张开,最终,却又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抬起头看了宇文皓一眼。

宇文皓也看了他一眼,兄弟两人在京中是各种看不顺眼,但是离了京城那个权力漩涡,倒是会记得往日少年兄弟情谊来。

可见,京城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离了那地,一切都好,怪不得父皇会把他丢到鸟不生蛋的江北府去。

魏王的情况还没稳定,但是输血之后就得上路,疆北之地不可久留,尤其还得要经过天圈地圈。

好在这一次离开,知道路的人也多了,而不管是蛮儿还是红叶,都不如雪狼,它当了领头狼,带着大军退出。

蛮儿一路上都没说过一句话,等离开疆北之后,她却忽然跟元卿凌道:“太子妃,奴婢想先不跟您回京,奴婢想回一趟。”

元卿凌握住她的手走出一边去,轻声道:“蛮儿,我知道你记得了往事,你如果伤心难过,就哭一场,不要憋着。”

蛮儿摇摇头,眼底红了红,喃喃地道:“哭不出来。”

元卿凌知她心里是肯定难受的,轻叹,“你回做什么?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奴婢想回去拜祭一下父王。”蛮儿眼底越地红,却愣是没落下一滴眼泪,“我没在他坟前上过一炷香,没给他磕过头,没尽过女儿的孝心。”

元卿凌听得心酸,“你如果真想回去,那我就派人跟你一块去。”

“不用,我知道路,”蛮儿双手捂了一下脸,移开的时候,眸色悲凉,“这些年生的所有事,奴婢都记得了,太子妃,办完事情之后,奴婢会回去的,奴婢没有家了,最后只能回到楚王府,到时候回来,您还要奴婢吗?”

“你肯定是要回来的,蛮儿,我们虽是名分主仆,却早是亲人,楚王府就是你的家。”元卿凌倒是先落了泪,回想起蛮儿这些日子的陪伴,再看她如今的悲切,当初若无蛮儿,她只怕早就死在褚明翠的手中,怎有今日?

她拉住蛮儿的手,看向了站在宇文天身边的晴姑姑,晴姑姑一直看着她们,面容是孤苦无措的,她道:“且你也不是没有亲人,晴姑姑是你娘亲。”

蛮儿点头,终于眼底是盈了泪水,看了晴姑姑一眼,“我知道,她长得虽和以前不一样了,但从眼睛便能看出来。”

“你没打算和她相认吗?”元卿凌问道。

蛮儿看着元卿凌,眼底殷红,近乎咬牙切齿地道:“杀父之仇,灭门之恨,奴婢不能不报,求太子妃安置奴婢的娘,不要让她回来,蛮儿报仇之后若有命,会回去继续伺候太子妃。”

元卿凌被她眼底的执恨吓住了,“以你一己之力,怎么报仇?万万不可,报仇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蛮儿道:“不必从长计议,太子妃,您转告太子殿下,奴婢就在为他打先锋。”